您當前所在的位置 :首頁 > 百年一中 > 校慶徵文
原市人大副主任陶仲英訪談錄
編輯日期:2012-9-1  來源:安慶一中  作者:admin    閱讀次數:次   [ 關 閉 ]


原市人大副主任陶仲英訪談錄

 

邵滔

 

    我的外公——原安慶人大副主任陶仲英,是一中的老學生。春節假日,他應約接受了我的採訪。這次交談十分愉快、輕鬆、到位。下麵是我們的訪談紀實。

邵:外公,我們一中即將舉辦“一中百年華誕慶典”,組織學生利用寒假專訪老校友。我知道,您原是一中的學生,我們是校友,藉此機會,我想問您幾個問題,行嗎?

陶:可以,當然可以。我倆即是爹孫,又是校友的雙層關係。問什麼校的問題都可以。不過彈指揮間,事隔半個多世紀,有許多事情已經迷濛,說不准啦。那就請我的小校友,小記者問吧?!

邵:當初您為什麼選擇安慶一中,那時的安慶有幾所中學供您擇讀,您又是怎樣踏進一中大門的?

陶:一九二五年,我初中畢業報考高中。當時的安慶有四所普通高中:一中(當時叫安慶高中,後改名安慶中學)、保羅中學、崇文中學還有隻招女生的女中。其中一中屬公立性質,普遍視為教學質量比較好,收費也比較少,因此我就選擇報考一中,通過筆試錄取,順利的進入了一中就讀。

邵:聽這麼說,那時的高中是男女分校的啰?

陶:是的。

邵:您認為在一中學習的過程中,同學們的自覺性怎麼樣?您是怎樣學習的?在班上,成績排在多少名上下,有多少名同學?

陶:一中校風一直非常好。我們高中生更是學習自覺性高,特別是那家住農村來的同學,更是發憤用功。我在我們年級一百五十多名同學中,算年齡偏小的,平時愛玩,功課不抓緊,所以學習成績不是最好的。這一點,滔滔,你要引以為鑒。從初中一年級開始,就要抓緊時間,把所學的課程都學好,特別是主要課程。當然更要德、智、體全面發展,不可偏廢。

邵:謝謝外公的提示。第四個問題,我想問:請您說說印象最深的校長和老師的姓名,他們現在如何?

陶:我一中畢業時的校長叫鹿鐘毓,北方人,瘦長的臉,黑黑的皮膚,戴副眼鏡,走起路來,背有點躬,一看就象個老夫子,老教師的模樣。背地裡,我們稱他老教育家。至於教師,三年期間我們接觸到授過我們課的老師很多,在記憶中印象比較深的有楊明高、餘冠群、何應昌、馬懷生等位老師。他們在當時都是安慶乃至全省中學教師中的精英。他們生活清苦,不求聞達,治學嚴謹,精心育人的高尚品德受到社會和同學們的尊敬和愛戴。可惜,歲月不饒人,如今,他們都先後去世了。但是他們的英容笑貌卻永遠的留在我的思念中。

:在一中學習期間,有什麼讓您至今難以忘卻?有什麼讓您終生受益的呢?

陶:三年的高中學習生活,先師們的教育,對我一生成長起到了承前啟後、決定性的作用。母校嚴謹的學風,老師們的熱忱撫育培養,使我終生得益、終生不忘。

邵:您是哪一年離開一中的?進入高校學習後,您認為一中給你您打下了哪些基礎?

陶:我一九五五年離開一中,考到南京工學院建築系繼續學習。前面,我已說過,高中階段是學習知識、長身體的關鍵時期。中學階段學得扎實,到大學學習起來就顯得輕鬆,得心應手。

邵:聽外公經驗介紹:搞好中學階段的學習對今後繼續深造至關重要的啰?

陶:對,做一個全面發展的中學生是最棒的。

邵:工作後,您的業績大家知道一些,請您說一說,您為一中,為安慶,為社會主義建設做了哪些工作?

陶:大學畢業後,國家分配我到安徽合肥工作,後因照顧家庭調回安慶,幾十年來一直在建設部門任職,為家鄉的城市建設和發展盡職儘力的服務,應該說,也做了一些有益於社會,有益於群眾的事。當然還不夠。

邵:外公,您不必過謙。據我所知,您老人家的人品和工作還是受人稱贊的。下麵我想問最後一個問題,就是一中給您留下了什麼樣的影響?您想給母校提哪些合理化的建設?

陶:前面說過,三年的高中生活,母校嚴謹認真的治學,為我後來的學習工作,乃到做人處事留下了深刻的影響。至此在母校百年壽辰之際:祝

龍山蒼蒼,江水滔滔。

一中精神,山高水長。

邵:今天採訪到此為止,占用你的休息時間,最後,再次表示謝意,祝您:健康長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