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的位置 :首頁 > 百年一中 > 校慶徵文
感受與感動
編輯日期:2012-9-1  來源:安慶一中  作者:admin    閱讀次數:次   [ 關 閉 ]


感受和感動

 

葉衛東

 

作為一個報紙副刊編輯,在從2004年至2006年跨越三年的時光里,有幸以安慶日報下午版這個載體,和安慶一中合作,成為該校“百年校慶徵文”的一個主要編輯者。我感到十分榮幸。

至今為止,本次徵文已發出文稿百篇,受眾面廣,社會影響大,徵文活動非常成功。更重要的是,它以獨到的視角,進一步完善和充實了皖江文化的歷史內涵。在編髮徵文稿件的過程中,對我來說更多的是感受安慶一中的歷史,同時認識和瞭解更多的作者,併在感受的過程中不時產生深深的感動。

有很多夜晚(特別是夏夜),我喜歡一個人到一中校園裡散步。校園幽而不暗,花池和草坪上空清氣繚繞,夜風和頭頂上的星星共相閃爍。一棵棵老樹和我迎面相遇,很自然的,我由老樹而聯想起安慶一中的歷史,以及現實的輝煌。置身其中,恍惚間,我似乎對一中也產生了學子歸來般的感懷。剎那間,有一種溫情流過心田。

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母校情結”,我的母校是長江對岸的一所小鎮中學。極為普通,朴實無華。但它同樣是我終生不能遺忘的地方。它很遠,又很近。母校的令人難忘,除了曾經留下過少年夢想的教舍,更多的可能就是曾經日日相伴、言傳身教的老師了。在人生的許多時刻,追憶和懷想伴隨著我,記憶中緩緩閃過已逝父母的面容,然後就是曾經教過我的幾位老師的身影了。而參與這次徵文的近百位作者,同樣有著深深的“母校情結”,他們把充滿懷想與追憶的“個人歷史小屋”中關於一中的片斷往事,以真切的語言表述出來,因此而流溢出濃厚的情感色彩,讀來朴素而動人。這些作者或是長者名家前輩,或是中青年學人,他們都曾在近代中國的不同歷史時段,與安慶一中有過親情紐帶般的聯繫。通過徵文,他們和安慶一中的百年曆史又一次發生了某種關聯,從而也讓自己進入或回覆到一所學校的百年曆史長河。他們是歷史語境中坦誠的敘述者。現在,由許多歷史小屋組成了一個“歷史衚衕”,這條“歷史衚衕”就從某些方面,生動地呈現出安慶一中的百年流程。其人文價值不言自明。

這次徵文,又分為兩個選題範疇,一為“名人與安慶一中”,另者則是“我與安慶一中”。在編輯過程中,我們對於名人的理解和界定,有時不免產生一點疑惑:達到何等標準謂之名人?現代漢語詞典上對於“名人”的詞條是這麼說的:著名的人物。僅此而已。何為著名?仍然是漢語成語詞典:有名。解釋得就是這麼簡潔。這給我們對於“名人”的理解留下了很大的空間。而我則認為,凡是為後人所懷想,所念誦的前人,都已經具備了一定程度的“名人”屬性。這個理解可能不十分全面和準確,但卻有某種層面的認知屬性。一中有許多名師,更有許多“名學生”。統而言之,他們都是奉獻於社會,並累積了名望的人。至於“我與安慶一中徵文”,它所包含的內容是非常廣泛的,作者從個人所感所想著筆,真誠確切,感人至深。這些常常蕩漾在他們心中的往事,猶如歲月釀出的美酒。未飲先醉,醉而放歌。

已經流逝的社會歷史,其當初和時間同步時的形態無疑是紛紜雜陳的。後人在編寫歷史時,無疑要“刪繁就簡”,記述一些非常鮮明的事件和人物。所以“大事記”之類的文體十分常見。但一個時代的形態總是林林總總的,脈絡繁複的,要真實的再現它並不容易。這就需要有大背景中的小人物,小細節來烘托補充。凡人其實不凡。所謂細枝末節,對於瞭解某一時代的豐富和廣袤,以及它的不可複製性,也是不可或缺的。作為一中歷史的旁證和補充,在本次徵文中,寫作者對於某一校工、廚工或家屬院老人,以及更多容易被忽略的人和事的關註和記述,我認為就有這樣的意義。

遵照我非常尊敬的朋友、安慶一中周詩長校長囑托作此文,為即將結集出版的“一中百年校慶徵文”說上幾句。深感功底和學養不足,甚為不安。是為序。

                                  

 甲乙     2006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