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的位置 :首頁 > 百年一中 > 校慶徵文
幾代一中人
編輯日期:2012-9-1  來源:安慶一中  作者:admin    閱讀次數:次   [ 關 閉 ]


幾代一中人

 

韓安安

 

如果我的父親在世,也近100歲了,和一中百年校齡相當。上個世紀一些從安慶讀書出來的人,提及一中老教師,沒有不知道韓子佩的,因為他的歷史課教的太嫻熟了,上課時往往背著課本在黑板上畫地圖,準確無誤。至於什麼朝代、什麼歷史事件、歷史人物,在他的頭腦里就是課本上複製的備份。

依靠在一中任教的姐夫關係,我的小舅從安徽偏遠的全椒來一中求讀,尋時的學生們住在學校里,鋪的是竹席稻草,吃的是白菜蘿蔔。在清苦的趕考生涯中,我的舅舅終於中榜。那年考上了北京政法學院,畢業後分配在安徽省民政廳,後位局副廳,現已退休。

我們的一中時代,現在看起來似乎是天方夜譚。我家當時住在龍門口22號,我和妹妹理所當然地按照地段分在一中上學。家門口一大伙羅的都在一起,熱鬧的很。一家兩個同在一個年級的很多,我們韓家是老二老三,餘冠群老師家是老三老四,隔壁有隔壁的汪小苗、汪小化弟兄倆都在一個年級。那時候的學校叫“九·一六”中學,班級稱作某連某排。在學校里我們折騰的不是學習,而是工農兵的活計都來。我們在紡織廠、活塞環廠都跟班勞動過,車、鉗、刨、銑、衝壓、翻砂的,我們學生都跟著師傅乾。我們還“嗨喲、嗨喲”的抬著、挑著大糞從一中往二里半外的農場送。途中有個事故高發地段,就是現在的四方城,當時是又高又陡的山坡。我們小心地邁著步子下坡,一有閃失就是人仰馬翻。我們還定期前往校辦農場,挖山芋、挑泥塘。我們還像當年北上的紅軍一樣,打著背包,沿安慶——月山——高河——育兒村一線行進。每到一地就和當地的群眾搭戲臺開聯歡會,我們班上的馬強偉笛子吹的特別好,臺下總是傳來“蹄子都湊一個”的當地方言的呼叫。

也許我太熱衷於挑糞、挖鋤什麼的,後來下放秉性不改,不鑽研文化,終於被恢復高考的歷史機遇所淘汰。直到1978年,我頂替我母校回城當了小學教師。

轉眼到了我兒子的時代。兒子中考的成績進一中不行,離買的分數線也還差一截,但還是坐在了一中的教室里。因為一中對立下汗馬功勞的老一輩教師是感激的,孫子輩也有照顧的條例。妹妹的女兒要好些,超過了買一中的分數線,她中學時獲得全市電腦繪畫二等獎;在一中的網站上有她為西澳洲教育部代表團進行書法表演的顯赫照片;美國加拉巴薩斯市高中明星爵士樂團訪問一中時,她作為學生代表參與聯歡活動,用英文直接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