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的位置 :首頁 > 百年一中 > 校慶徵文
胡適與陶行知曾在安慶一中作演講
編輯日期:2012-9-1  來源:安慶一中  作者:admin    閱讀次數:次   [ 關 閉 ]


胡適與陶行知曾在安慶一中作演講

 

安徽省望江縣沈沖鄉  田榮

 

在安徽近代史上,安慶一中曾是當時的安徽省城安慶市區內一所非常有影響的新式學校(堂)。因此,但凡省內外的著名學者或社會活動家等到宜城安慶講學之際,其時的安慶高等學堂與安徽省立第一師範學校(均為安慶一中的前身),皆總要邀請這些學者名流到校為廣大師生作學術演講。此中便有曾對我國“五四”新文化運動有過一定貢獻的胡適先生,以及終生致力於我國平民教育事業的偉大教育家陶行知先生等。

據有關史料記載:陶行知先生於19185月第一次來安慶時,曾先後應邀分別到當時的安徽省立第一師範學校(亦系安慶一中的前身之一)和安徽省立第一女子師範學校為兩校師生作過演講。其時陶行知先生的演講辭共分為六個部分,圍繞近代師範教育分別講述了:一、教育是最有效力的事業;二、教育是一種快樂的事業;三、各種教育之職業皆須視為平等;四、教育為給兒童需要的事業;五、教育為製造社會需要的事業;六、教育為師範生終身的事業等。根據記錄後整理出的演講辭顯示:陶行知先生在即席演講中講得痛快切實,發揮盡至,讓聞者無不興起。

尤其是陶行知先生在當時的演講中,坦言他主張“教育造國”,而反對鼓吹“教育救國”。他說:“鄙人謂教育能造文化,則能造人,則能造國。今人皆之教育能救國,但救國一語,似黨國家已經破壞,從而補救,不如改為造國。造一件得一件,造十件,得十件,以致千百萬件,莫不皆然。貧者可以造富,弱者可以造強。若雲救國,則如補東扯西,醫瘡剜肉,暫雖得策,終非至計;若雲教育造國,則精神去自有趣味生焉。”由此至今看來仍有深刻的教化之益,足想在當年對兩校師生影響之深遠。

胡適先生曾在安慶一中的前身——當時的安慶一中與安慶第一師範等處作演講,則是於19218月上旬他應邀來安慶講學期間。在他赴宜城歷時五天的講學中,胡適先生先後在安慶一中(安慶第一師範)、教育研究會等處,分別向安慶學界人士和青年學生作了諸如《實驗主義》、《學生運動會》、《女子問題》、《國語運動與國語教育》以及《對於安徽教育局的一點意見》等專題演講,較系統地闡述了他的教育觀點和對國民教育的主張。

其外,胡適先生在安慶的講學之餘,還應當時的安慶教育界約請,先後游覽了安慶城內的“菱湖公園”、“迎江寺”,還登臨“振風塔”、“大觀亭”等歷史人文景點。事後,他還曾以優美的筆調撰文,描述了安慶的風光景勝。而在此之前的1921617日,胡適先生在驚聞安慶“六二”學潮中,安慶一中的學生薑高琦烈士壯烈犧牲的經過之後,他立即懷著痛悼義憤的心情,奮筆寫下了《死者——為安慶此次被軍人刺傷身死的薑高琦作》一詩。這首詩後來被收在胡適的詩集《嘗試集》中。其詩的全文中:

“他身上受了七處刀傷,

他微微地一笑,

什麼都完了!

他那曾經沸過少年的血

再也不會起波瀾了!

我們脫下帽子,

恭敬這第一個死的。

——但我們不要忘記!

請願而死,畢竟是可悲的!

 

我們後死的人,

盡可以革命而死,

盡可以力戰而死!

但我希望將來永沒有第二人請願而死!

 

我們低下頭來,

哀悼這第一個死的。

——但我們不要忘記請願而死,

畢竟是可悲的……”

 

胡適先生的這首詩為反對封建軍閥的鬥爭留下了一個側影,為安慶一中的學生薑高琦烈士豎立了一座非人工的紀念碑,也為胡適先生自己在其思想發展道路上留下了鮮明的足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