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的位置 :首頁 > 校本課程 > 國際交流
模擬G20之行
編輯日期:2018-2-27  來源:0  作者:管理員    閱讀次數:次   [ 關 閉 ]

模擬G20之行

汪妍鈺

我們是在立春的那天出發的。

陽光正好,厚重的大衣,繁重的行李,也絲毫拖曳不住我們雀躍的內心,我在這次活動前,和幾位隊友的交集可以說是寥寥無幾,在那時露出生疏而禮貌的微笑的自己,絕對沒有想到,在短短幾天的旅行後,會怎樣和他們相知相熟,難捨難分。

在真正踏上美國土地的那一刻,我才意識到,我第一段離家如此之遠的征途已經拉開了序幕,這是我第一次出國,也是我第一次離開父母獨自生活,對於其他的同學來說,這可能非常不可思議,但對於我確實是非常不好意思承認的事實,在異國他鄉落下第一步時,我都有點忍不住大呼小叫起來,是我一直嚮往的國度,更是我一直嚮往的城市,飛機上的十幾個小時的疲倦早已被自己拋之腦後,第零天的旅途,在我驚嘆的,不停舉著手機拍照的笑鬧和歡欣激動中拉開序幕。


但是到了第一天,我頭一天的新奇和興趣盎然,一瞬間便被巨大的差距感帶來的無助和恐慌取而代之,和English-speaking 的國家的學生,在英語水平方面自然是天壤之別,而其他的中國學生,一經詢問,不是國際班的,就是立志出國的,看著他們之間輕而易舉交流自如,我卻甚至有時候連聽懂都沒辦法完全做到,我開始彷徨自己來這裡是否是個正確的選擇。


不改變現狀是不行的。在殘酷的現實這樣宣告在我面前時,我終於猶猶豫豫的做出了嘗試,一開始是從最簡單的日常對話開始,我主動向我旁邊的外國女生挑起了話題,出乎我意料的是,對話和交流比我焦慮的構思中順利很多,她的和善和溫柔幾乎片刻便化解了我所有的顧慮和擔憂,我剛開口時磕磕絆絆的語句逐漸流利起來,小組除了我以外,沒有一個人會說中文,但是隊友會溫和的等待我組織自己亂糟糟的語句,到了一天結束,我已經可以相對放鬆的和他們交流起來,心裡仿佛浸入了溫暖的水中,變得柔軟開來。

夜深人靜的時候,我和室友在房間耐心的編輯著第二天的演講稿,白天高強度的註意力集中·已經幾乎消耗了我全部的體力,到了回到旅館,我一下子就迷迷糊糊的睡過去,僅僅是幾分鐘的休憩時間,就被自己設的鬧鈴催起來繼續進行晚上的工作,演講的題目對於我那基礎的英語水平來說,一開始根本就是無從下手,但是我收到了來自我初中的英語老師的指點,和隔著大洋的,同學們熱切的鼓勵和祝福,無可奈何的晃晃腦袋,我又一次在鍵盤上敲擊起來,室友和我的打字聲殘留在靜謐的夜裡,暖黃的燈光里,連時間的流逝也變得悄無聲息。所謂沒有什麼不是逼出來的,在這樣沒有退路的局面下,最後看著自己之前可能根本沒辦法想象的演講稿(雖然可能還是有各種不足),在凌晨三點時心滿意足的沉沉睡去,再期待著第二天五點半的鬧鈴聲響起。

雖然自詡是性格開朗,但是面對著各個國家的同學發表演講,對於我仍然是極大的挑戰,不僅有關演講稿的精密與否,更有關你發表論點時眼神的交流和肢体動作,一開始我能做到的,不過是朗讀出自己寫出的文字,最後卻在活躍而熱情的氛圍中逐漸被感染,外國的教授溫柔而充滿善意,她永遠在告訴我們,你們很棒,做的很好,並且給出最忠懇而關鍵的建議,自然而然的點燃了我們內心的火焰,不知不覺的,在進行演講時,我也可以露出一點微笑看向觀眾,將手從緊張的攥著衣角解放出來,聲情並茂的放在自己的胸口,帶著感情去演說自己的文字了。


最讓人振奮人心的,大概就是最後一天的新聞發佈會了吧。二十個國家為了本國的利益,為了讓世界更加美好,在前幾天的訓練和會議中,爭先恐後的進行著各種交易和談判,最後站在國際的舞臺上,發表出自己的見解和對這個世界更深層次的認知,以年輕人的視角,探索那些我們可能之前從未思考過的問題。在輪到我們小組上場前,我甚至能聽到自己的心臟瘋狂亂撲騰的聲響,我的隊友輕柔的按住我的肩膀,看著我認真的說,“你會做的很好。”那一刻,我真的情不自禁的露出微笑來,然後點了點頭。其實挑戰在你真正面對它的時候,才會發現根本沒有一開始想象的那樣可怕,站在那樣巨大的舞臺上,聽眾是來自那麼多不同身份,不同國籍,卻擁有一樣的夢想的新一代,我覺得熱血沸騰,連緊張都被忘卻,在握住話筒的那一刻,我想,我們所有的討論,所有的汗水,所有的激情澎湃,都是在期待著,為將來的世界做些什麼吧。